上一篇下一篇

“大化工”油漆生产如何提高安全感

 

  长期以来,油漆行业相同的行业企业就有很多,相对氟碳油漆,防腐油漆等多产品来说。其余同化工范畴的多汗液都有不一样的预示点出现,就如石化企业和相当多“科普迷”、“化工迷”不厌其烦地反复告诉大家,“大化工”并不像想象得那样可怕,并非如某些人所言,是高污染、高危险的“定时炸弹”,一方面现代科技的发展足以确保“大化工”在安全和环保措施到位的情况下,对周边环境“

  人畜无害”,另一方面,相对于更“不靠谱”的小化工,“大化工”无论安全防护或治污能力、条件都更好、更成熟,管理也更规范,安全系数也应更高。在他们看来,对“大化工”的排斥是多虑的,一方面享受“大化工”发展成果一方面顾虑其副作用是自相矛盾,且会影响中国经济和相关产业的发展,而希望“大化工”远离自己居住区的想法则是典型的“邻避主义”。

  但一次又一次“大化工”恶性事故不啻于给“反化工派”更多、更有力的论据(古雷PX事故发生后就有“大化工支持者”和“科普派”沮丧地坦言“古雷爆炸足以让几年来科普热心人士有关‘PX无害’的一切宣传‘归零’”,是“科普派”论证有误么?

  事情当然并非那么简单:事实上“科普派”所罗列的科学原理、数据证据都是有案可查的,“大化工相对更安全”的论证公式也并无问题,关键在于“大化工更安全”的前提,是安保和环保措施切实到位,以及管理、安监更规范、更成体系,而恰是这些方面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由于油漆经济的发展和市场需要的增加,“大化工”成为有利可图的行业,许多地方为争取这些利税大户“落地”,不惜放松环保、安全等方面的要求,或超标、超密度引进。如多次发生“大化工”事故的淄博,当地民众曾多次反映“化工厂开得太多了”、“连水都没法喝、呼吸都不正常”,但抱怨归抱怨,化工厂和同样重污染的某些特种纺织厂仍然不断“挤过来”。

  其次,为降低成本,减少开支,一些“大化工”企业不惜在安全防护、排污环保等方面“偷工减料”,减少安全生产岗位、定员,减少有经验员工人数,减少员工培训数量、质量,导致生产危险系数的增加。

  第三,由于“大化工”需求增长过快,许多企业突击进行扩建、改造,因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在扩建和改造过程中未充分考虑安全生产需要,未落实安全生产“三同时”要求,导致事故隐患增加。

  第四,对化工企业选址不当、排污超标等问题,地方政府和安监部门监管不力。如最初的规定,“大化工”周围应有5-10公里安全隔离带,而新的安全卫生防护距离却被缩小到200米(与之相比炼油厂和合成纤维厂的安全卫护距离分别为400和500米),且即便这样的“缩水”标准实践中也往往被再“缩水”,此次天津滨海新区发生爆炸的危险品仓库,以及淄博润兴“8。22”事故,事发地点都离居民区距离过近。

  造成这种监管不到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片面追求经济指标、担心“凤凰飞走”,以及某些地方存在的权力寻租等问题。

  第五,对已废弃“大化工”生产设施、器具清理存在盲区,2008年山西省太原市晋安科贸有限公司违章拆除废旧危险化学品储罐,导致气割作业时发生爆炸、造成4人死亡,以及2010年南京市栖霞区拆迁前塑料四厂停产厂区时挖断丙烯管道导致丙烯混合气遇明火爆燃,造成13人死亡、300多人受伤,都是“清废”违规所致。

  “大化工”的油漆安全性本就建立在严格、规范的安全管理制度和严密的安监措施基础上,一旦在这些方面有所松懈,事故频率就会大增,倘若事故发生后有关方面还出于种种原因隐瞒真相、避重就轻,就可能加剧公众对“大化工”的排斥感和不信任感。